当前位置 : 浙江文明网 > 要闻

四百多年前的嘉善,有一位“我劝你善良”的思想家

发布时间:2022-11-22 09:20:54 来源: 浙江新闻客户端 作者 董博

  编者按:

  他说:“命由我作,福自己求。”他又说:“人之有志,如树之有根。”他还说:“从前种种,譬如昨日死;从后种种,譬如今日生……”

  穿越400多年光阴,他的醒世劝善名言至今为人口口相传。袁了凡,嘉善人,明朝重要思想家,是迄今所知中国第一位具名的善书作者。他年轻时聪颖敏悟,卓有异才,为万历初嘉兴府三名家之一;他考中进士,授宝坻知县,推行善政;他著书立说,泽被后人。

  袁了凡的《了凡四训》融会禅学与理学,劝人积善改过,强调从治心入手的自我修养,提倡记功过格,在社会上流行一时。曾国藩、梁启超、胡适、鲁迅、周作人、林语堂都曾是他的读者。

  今天,我们一起跟随作者娓娓道来的讲述,来认识这位伟大的思想家、善学家,听听他的善言、善举、善论,探寻这位大善人的生平趣事。

  四百多年前的嘉善,有一位“我劝你善良”的思想家

  本期作者:董博

  最近几年,网络上有句流行语叫“未经他人苦,莫劝他人善”,意思是自己没有亲身经历别人承受的苦难,就不要站在道德制高点要求别人保持善良。其实这本是一句古话,是被某位喜剧大咖给翻红了。刚开始,我也深以为然。直到我在嘉善“认识”了劝善思想家袁了凡。

  袁了凡(1533-1606),名黄、字坤仪,号了凡,明代浙江嘉善人。他是明代重要的思想家,是我国古代善学思想的集大成者和践行者。他以儒为本,汇通三教,提出以“改过”“行善”为核心的善学思想;他知行合一,在宝坻施行的善政造福了一方百姓;他善与人同,道济天下,以《了凡四训》为代表的劝善思想至今煜煜生辉。

  我是一名策展人,在策划“善行天下——袁了凡”这个展览的时候,似乎不经意间达到了与袁了凡的某种共情,窥到了袁了凡善学思想的一角:袁了凡“我劝你善良”的对象,非止于个人,非止于世人,更似着眼于更广阔的世界与更深远的世代。

  袁了凡说:“人之为善,不论现行而论流弊;不论一时而论久远;不论一身而论天下。”又说“一时劝人以口,百世劝人以书”。所以他留下的《了凡四训》,或许不是一部家训,而是一部劝世的宝典。袁了凡何以有这样的善学思考,或许得从他的生长环境说起。

  嘉善,明宣德五年(1430)建县,因“俗尚敦庞,少犯宪辟”而得名。历史上,这里物产丰富,民风淳朴,可谓“地嘉人善”。袁了凡就成长在这样一座善城里,一个累世积善的家庭中。

嘉善了凡纪念园

  袁了凡出生在一个医学世家。他的祖辈们觉得,行医不仅可以养家,还可以帮助他人。袁家医者仁心,治病救人无论贫富贵贱、善恶美丑。他的父亲袁仁曾给有嫌隙的邻居免费看病施药,最终冰释前嫌。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,袁了凡耳濡目染,成为善人不难,成为劝善思想家还需要有其他的“加持”。

  第一个“加持”是地域文化。俗话说“一方水土养一方人”共同地域的人往往有着共同的心理特征。早在唐代,嘉善先贤陆贽在做翰林学士的时候,就曾冒着杀头的风险劝说皇帝唐德宗改过,并亲自替皇帝起草了《罪己大赦诏》。这事儿我一想起来就不禁为陆贽捏一把冷汗。陆贽说“忘己济人,不吝改过”,这或许是袁了凡“改过”思想的源头之一。

  第二个“加持”是阳明心学。这还得从袁了凡的父亲袁仁说起。袁仁可谓是当时的社会名流,学识渊博,交游广阔,朋友圈里尽是沈周、文徵明、唐寅、王阳明、王畿这样的艺术界和思想界领袖。袁了凡后来师从的王畿,以及唐顺之、薛应旂、罗汝芳等人,各个是心学大能。因此袁了凡虽未见过阳明先生,却自述“闻阳明先生之教”。

  袁了凡还把王畿请到嘉善书院讲学,推进了心学在嘉善的传播。袁了凡和嘉善慈善大家丁宾同是阳明后学,他们在清乾隆年间入祀六贤祠时,时任浙江巡抚纳兰常安在《祠堂记》中曾写到“盖嘉善当吴越交,明之理学,越则姚江(指阳明学派),吴则东林,诸公先后往来,订证其间。”可见当时嘉善思想、文化交流之频繁。

  第三个“加持”是三教汇通。嘉善是道教、佛教流传较早的地区之一,境内创建最早的道观是汉代的澄真道院,最早的佛寺是三国时期的慈云寺。明清时期,嘉善文庙香火鼎盛、祠堂广布乡里,儒、释、道三教都迎来了鼎盛时期。

  袁了凡在《立命篇》中记述,自己童年时受到道门孔先生的指点,重拾举业,参与科考。中年时,又受云谷禅师点拨,悟得“命由我做,福自己求”的以善立命观。后来采取道家用功过格记录善恶的方法,提醒自己改过行善。袁了凡虽然融汇三教学说,敬畏天地鬼神,但始终以儒学为本业,发奋考试,终于在万历十四年(1586)考中了进士。

  第四个“加持”是宝坻善政实践。袁了凡“上岸”以后,被分到天津宝坻做县令。不管哪个朝代,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,认识在实践中产生和提升,都不会有错。袁了凡上任以后,终于将他几十年来的善学思想转化为实践,并不断的丰富发展。《了凡四训》中的“改过之法”和“积善之方”就是他在宝坻时期著述的。

  当然,除了这些所谓的“加持”,袁了凡自身的天赋和努力不容忽视。在他不断的学习和实践中,他终于形成了独创性、系统性的行善主张,并达到了知行合一的境界,成为善学领域的一代宗师。

标签:编辑:龚晓